首页 > 财经 > 资讯 > 正文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1

 

3

2

3

4(1)

 

 

 

 

 

 

正文结束

 

 

 

 

 

洪洋白了她一眼:“你这破性格就不能改改啊,这两年老人儿就剩你一个没攀上高枝儿了,上次那个琳达,你也跟人家结仇了,说人家怎么怎么土气,结果人现在都接商演了,偶尔也在电视上露露脸。怎么说都是一个小咖了,听说都要去演电视剧了,连自己的经纪人都有了,就你还在我这混日子,你以为青春饭还能吃几年啊。赶紧给自己找找出路得了,再这么容易得罪人,你也甭在这个圈子混了!” 她随即哼了一声:“我还真没瞧上她,不就是被个老板包了吗,那点出息吧,也就能嘚瑟这一两年,还拍电视剧,有几句词儿,女几号啊,想要群演何必这么折腾啊,直接去横店岂不更简单。【 洪洋摆摆手,“行了行了,一说你就来劲,我跟你上不起火,一会儿你没事儿吧,没事儿的话帮我教教她们俩台步。带带她们俩啊。” 她仔细的看了我和许美金一眼,随即嗯了一声,转身便往外面走,洪洋有些着急:“哎,陆夏!你干什么去啊,不说没事儿吗,答没答应啊。” “我去上个厕所,顺便抽根烟再回来,你让她们俩等我一会儿。” 洪洋无奈的摇摇头,看向我们:“你俩就跟着她好好学学啊。” 我皱皱眉:“她那个性格,我怕跟她打起来。:。” 洪洋却忽然笑了:“这么跟你说吧,我手里走走过过这么多的模特,就陆夏的性格是最真的,记住,有些人表面上说话夹枪带刺,但其实她们没什么坏心,反而是跟你客客气气的你要防着点,尤其是这个行业,青春就这两年,竞争压力这么大,谁都想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一不小心,就会被人给利用了,所以,陆夏这个直来直往的性格可让她吃了不少的亏呢。” 我看着洪洋,这话倒是不假,也许表面上对你好的,背地里不一定好,小时候我就在安琪那上过一回当了,还有上次来我家,一进来的时候也是人模人样,还说让我去韩国,她帮我怎么怎么的,说的那个好听,一转脸不就把我家的房子给烧了吗,在想想她妈,这例子多的我都举不过来了。 “还有,就我刚刚跟陆夏说的那个琳达,她也是莉姐介绍来的,说实话,我还没想到莉姐那鱼龙混杂的地儿还挺出人才的,以前也是个大学生,重点的呢,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念了,就接了一回路演,让人品牌店老板看上了,这就一飞冲天了,本来那次没琳达什么事儿,结果陆夏忽然就拉肚子了,她是顶场上的,谁能想到,啧啧,这就是命运啊。” “洪洋,我再跟你说一遍啊,那个琳达当天肯定给我的早饭里放什么了,否则我不能拉的那么严重,那天谁不知道老板会在那儿啊,谁不想好好表现啊,她摆明就是在那玩儿心机呢!” 陆夏回来了,听着洪洋的话满脸不悦的接道:“就让她嘚瑟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后还不定怎么样呢,拿了我的我肯定让她给我还回来。” 洪洋点点头:“成,你有这雄心壮志我高兴啊,来,没事儿了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 mmq87152{专业护肤祛斑} @ mmq87152 mmq87152 带她们俩去练练,她们俩我就先交给你了啊。” …… 别说,陆夏这个人看上去不咋地,但还挺尽心的教我们俩的,电视上看着都很简单,但其实真的挺累人的,头肩臂跨腿,哪一样都得顾得上,不过,陆夏也说了,我们其实是叫野模。 野模就是非专业的,走的跟电视上看的t台秀不一样,要求就是走的跨步很大,表情会夸张一些,走到台前在搔搔头发什么的。 “我们这一行当呢,貌似很光鲜其实也很可怜,只要是看你们俩想要的是什么,就像那个琳达,她野心大,什么都想要,就踩着我的肩膀上去了,你们俩呢,想要什么。” 陆夏点了一根烟,看着我们俩吞云吐雾的问道。 “我就是干个兼职,赚点钱,以后不会接触这个的,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我实话实说。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禁止转载和景象!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