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资讯 > 正文

史上最严厉“5.31”光伏新政出台,光伏板块一天蒸发147亿

原标题:史上最严厉“5.31”光伏新政出台,光伏板块一天蒸发147亿-今日头条

本报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一纸通知,搞得光伏行业自相惊扰,乱象百出。

6月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了《关于2018年

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因文件落款5月31日而被业界称为“5.31新政”或“光伏新政”。

此次《通知》极为罕见地叫停普通光伏电站、严控分布式光伏规模,并将新投运项目上网电价统一降低0.05元/千瓦时,且不给任何宽限时间,让光伏发电业措手不及。

6月3日,11名光伏大佬发表“关于企业家对三部委出台5.31光伏新政的紧急诉求 ”的联名信。其称,光伏行业要真正平价上网还需要3-5年时间,行业需要继续支持,并“强烈建议给予已合法批准开建的项目一定的缓冲期”。接着,6月4日,A股光伏板块整体市值蒸发147亿元,港股市场光伏概念股跌幅超20%。

事实上,中国已建立起较为完整的光伏产业链,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组件生产国和出口国。光伏龙头企业的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今年3月4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就坦言,近几年来,中国的光伏产业发展坎坎坷坷,其本质上就是全社会对光伏产业发展的认识和观念的不到位,还需要国家引导。

与其他产业的最大不同就是,光伏业受政策影响尤为敏感。“光伏行业长期面临弃光限电、补贴拖欠、融资难等诸多问题,迫使三部委联合出台最严厉的光伏新政。”6月5日,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一位理事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光伏发电弃光突出及补贴需求持续扩大等问题,严重阻碍了光伏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史上最严光伏新政出台背后

记者梳理发现,此次光伏新政一出台,便立刻产生了巨大的反响。比如,受《通知》影响,近日一些光伏人士萌生退意,一些光伏企业考虑降价清空存货或转让电站、路条,以获得宝贵的现金流。

在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有些坎坷。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王斯成在一份公开信中指出,《通知》的出台,将2018年国内光伏市场规模压制到25吉瓦,仅为2017年53吉瓦的47%,不足二分之一,但因此会导致光伏制造业将会有56%的产能闲置,造成大量产品滞销。

这其中,一些为赶今年“6·30”(即6月30日前并网电站仍执行2017年标杆电价的政策)而抢装上马的项目业主最为忧心。因为,《通知》明确:新投运项目下调标杆上网电价的时点是自发文之日起,很多人认为今年已无“6·30”,抢装成为无用功。

同时也有消息称,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向主管部门确认,已取得2017年普通地面光伏电站指标项目,在今年6月30日前并网的,仍执行2017年标杆电价。就此,记者致电国家能源局,但未得到回应。

需要说明的是关于补贴,11名光伏大佬诉称,现在中国每年给火电的补贴有1000亿,且是财政保证,那为什么不给光伏这个清洁能源做到补贴不拖欠并及时到位。从2015年底到现在拖欠光伏的补贴已达1000多亿。

关于是否需要补贴,光伏大佬们认为,在国外最低光伏电价可以做到0.14元人民币,但他们是零地价、零税收、融资成本不到3%,甚至还有补贴,而中国建电站土地要高价租金、还要上交各种税,有时一个荒山,甚至废矿都要交土地占用费、林业复耕费,各种道路占用赔偿费,包括电力三产公司的漫天要价,还有地方政府要求的配套投产、扶贫要求等等,融资成本也很高,这样使非光伏系统的投资成本飙升。

“此次光伏新政的出台,对过去靠补贴就能过好日子的光伏企业,无疑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上述理事说。

此次《通知》的影响巨大,仅广东一省受波及的光伏项目就超过3000个。

记者查阅看到,据广东省太阳能协会的初步统计,广东省有61个项目共计25.4MW使用各地扶贫资金建设的村级扶贫分布式项目,2018年5月31日前备案未并网,无法安排今年的分布式指标;广东省内已签约未并网的户用分布式项目3021个,装机容量44.73MW,按《通知》要求,这些项目被明确为无国家补贴;对于已签订合同具备开工条件,或已开工未并网的项目,因补贴无保障,项目投资面临巨大的亏损。

与此同时,另一些机构、投资者则开始寻求抄底,甚至打出“大量收购分布式自发自用项目”,如澜晶实业董事长刘文平公开称,“下一步还会继续加大对优质光伏项目的投资和收购”。

但另一个事实则是,中国的光伏新增装机连续5年全球第一,发展超乎寻常。特别是近两年,新增投产分别达到3424万、5306万千瓦,2017年底并网装机容量累计超过1.3亿千瓦,光伏发电在推动能源转型中功不可没,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不少。

闲置的产能将被消灭

此次光伏新政来得并不突然。因为,去年12月22日国家发改委已下调过光伏电站标杆上网价,实为警惕信号。

“为促进光伏行业高质量发展,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根据行业发展实际,自2017年底以来组织有关方面就优化光伏产业规模管理、电价机制以及市场化体制机制等发展政策进行了认真研究,出台《通知》对2018年光伏发电发展的有关事项进行安排部署。”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负责人称倒逼光伏行业向高质量发展是此次出台《通知》的主要原因。

据国家发改委介绍,当前,光伏发展的重点需要从扩大规模转到提质增效、推进技术进步,推动行业有序发展、高质量发展,“这是今年及今后一段时期光伏发电发展的基本思路”。

而光伏扶贫已是国家明确的精准扶贫十大工程之一。按照脱贫攻坚和光伏扶贫的安排部署,今年要下达“十三五”第二批光伏扶贫项目计划。各地要按照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要求,在落实实施条件、严格审核的前提下,及时上报项目计划。

“发展光伏的方向是坚定不移的,国家对光伏产业的支持是毫不动摇的。”据发改委一位人士介绍,此次出台的《通知》是着力解决当前光伏发展的突出矛盾、突出问题作出的阶段性年度政策安排。

“对于技术先进、发展质量高、不需要中央财政补贴的光伏发电项目,规模是放开的。”上述发改委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大幅提高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生产和消费中的比重,在2020年达到15%,其中光伏发电占比从不足2%提升至5%。

国家能源局也承认,光伏发电弃光问题显现及补贴需求持续扩大等问题,严重阻碍了光伏行业的健康发展。

就弃光限电来说,由于目前大型地面电站主要建设在西北地区,当地消纳能力有限,且远距离输配电设施建设不够完善,导致电力供需之间的不平衡,进而造成严重的弃光限电问题。联合资信2017年的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西北地区弃光电量70.42亿千瓦时,弃光率19.81%。其中,新疆和甘肃弃光率均超过30%。

现实的问题则是,中国光伏发电起步较晚,投资光伏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政府补贴。但因光伏装机规模增长快,可再生能源补贴无法应收尽收,加之补贴发放程序复杂,导致光伏发电补贴拖欠严重,平均发放周期为2—3年。

据财政部统计,截至2017年底,包括光伏和风电在内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达到1000亿元。一位知名财经评论家撰文称,此次《通知》一出,市场主要在国内靠打价格战、靠补贴的中小光伏企业会受到较大冲击。“这是光伏行业的供给侧改革,闲置的产能消灭了,其他光伏企业的日子也就好过了”。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何媛媛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禁止转载和景象!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