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地点 门票 男子 杭州 时间 北京 中国 浙江
首页 > 财经 > 聚焦 > 正文

长沙女子将儿子绑在身上投江

摘要:   6月30日,长沙兴联母山小区29栋,李玲家中放着儿子生前玩的玩具和他平时穿的鞋。  一根红绳,成  法学专家  无论健康与否父母都无权剥夺子女生命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洪道德认为,李玲的

原标题:长沙女子将儿子绑在身上投江-红网

  6月30日,长沙兴联母山小区29栋,李玲家中放着儿子生前玩的玩具和他平时穿的鞋。

  一根红绳,成为李玲(化名)与6岁儿子小嘉(化名)在世上最后的联系——她用绳子将小嘉绑在身上,一同投江。船民搭救时,她松开绳子,将小嘉往外推。小嘉最终溺亡,李玲被救。

  两岁时,小嘉被诊断为脑瘫。李玲一直没有放弃对儿子的治疗,儿子多跨出一步,多识一个字,都是她跟人“炫耀”的话题。然而这一次,她放弃了。

  剪断脐带,李玲将儿子带到了这个世界;松开绳子,她又亲手结束了儿子的生命。

  6月30日11点半,长沙三汊矶大桥北。6岁的小嘉静静地躺在江边,阳光炙热,而他身体冰冷,再也感觉不到。

  1个多小时前,小嘉被母亲李玲用绳子绑在身上,两人一同投江。李玲被附近船民救起,冲到下游的小嘉却溺水身亡。李玲随后被警察带走。

  在湘江上修船的杨丹一家将母子俩救上了船。6月30日10点多,杨丹和丈夫听到几声“救命”,发现几十米外一个男孩漂浮在江面上,他们喊上父亲一同开船救人。

  “当时小孩已被冲到下游,只有他一个人。”杨丹回忆,将船开过去后,丈夫和父亲在船沿边用手抓住小孩的脚,将他提上来,然后用氧气瓶压在小孩的肚子上,“让他把水吐出来”。

  救完孩子,他们又开着船去救水里的另一名女子。“大人还在上游,距离小孩有几米远。”杨丹说,靠近后,丈夫和父亲将女子拉上船,自己赶紧拨打了110和120。

  “女的穿一条红裙子,身上还有一根红色的绳子,情绪很激动,一直在哭。”杨丹说,父亲怕女子还会往江里跳,一直拖着她不敢松手。

  杨丹说,在赶去营救之前,呼喊“救命”的船民阿姨是第一个施救李玲母子的人。11点,在新港派出所,来录口供的这位船民阿姨回忆,当时自己在船上,看到附近江里有一个女人和小孩绑在一起,“我大叫他们,然后拿竹篙把他们拉过来”。她说,女子一边用手搭着竹篙,一边把身上的绳子松开,把孩子往外推。

  “我问她为什么不让我救小孩,她说‘过不下去了,死了还轻松些’。”船民阿姨说,她试着救了母子两次,但每次把小孩拉起来,女子又把小孩拖下去了。她说,女子看上去很清醒,“小孩一直在挣扎,还抓着我的手,但他妈妈把我的手拉开”。

  尽管被救上船,孩子还是溺水身亡。随后,女子被警方带走,杨丹与船民阿姨也来到派出所录口供。之后,杨丹了解到,投江女子的儿子患有脑瘫,“可能是压力太大了吧”。

  “女人写了遗书,小孩有脑瘫,为了减轻负担才选择自杀,无奈……”从派出所录完口供后,杨丹发了这样一条微信朋友圈。记者刘双实习生杨卓

  家人

  “可能知道孩子治不好,想不通”

  事发当天10点多,小嘉的父亲江锋(化名)接到说家里出事了的电话时,还以为是诈骗电话。“当时在河西工地上做事,根本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他说。

  在江锋看来,李玲是个“不错的妻子和母亲,能吃苦”。他回忆,当天早上6点多出门时,并没有发现妻子有何异样,“出事的那个时间,她平常都是带着孩子在小区广场上玩。”江锋说,小嘉2岁多时还不会走路,带到医院检查才知道患有轻微脑瘫。夫妻俩带着小嘉在广东和长沙的医院治疗,现在也一直在做康复治疗,“情况好多了,路也会走了。”

  对于妻子的行为,江锋说“可能是压力太大了”。他说,小嘉出生后,妻子就再也没有工作,专心在家照顾儿子。“我不会怪她,也不会恨她,怪她也没用,儿子也不会复生了……”

  “完全没想到”,同样是李玲的姐姐对于母子俩投江的第一反应。在她眼里,李玲是个“好妈妈”:“她很看重儿子,这么多年都是她一个人在照顾,孩子父亲在外面做事。”李玲的姐姐说,李玲一直对儿子的治疗抱有希望,“可能是听谁说孩子有可能治不好,她一下子想不通。”

  李玲的姐姐介绍,李玲今年40多岁,还有个9岁的女儿。因为要照顾小嘉,李玲一直没有出去工作,丈夫江锋则在工地上做事,“反正哪里有事就去哪里做工,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李玲姐姐说,小嘉一直在接受治疗,前后已经花了很多钱,“家里情况又不好,她(李玲)的精神压力很大。”

  6月30日中午,从派出所录完口供后,李玲的姐姐赶回李玲家里,将李玲的大女儿接走。跟在姨妈旁边,小女孩吃着零食,跟身边的姐妹聊天。

  李玲的姐姐说,家人不会让孩子知道这件事,“她还要继续生活,希望可以平静地长大。” 记者刘双实习生杨卓

  母子片段

  小嘉不会走路,她一遍遍带着学;小嘉不会写字,她一个个地教。平时见到我们经常会说,孩子又学会了一个字,很高兴的样子。——李玲的姐姐

  她每天都会带孩子练习走路。一开始是弄一根绳子牵着脚,带着孩子走,后来会走了,就手牵着,很有耐心。 ——小区棋牌室老板娘

  孩子以前还有点走不稳,现在好多了。我昨天(事发前一天)还看到他在这里跑来跑去,还叫我叔叔。 ——李玲楼下的男邻居

  法学专家

  无论健康与否父母都无权剥夺子女生命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洪道德认为,李玲的行为或涉嫌故意杀人罪,“不论子女健康与否,父母都没有权利剥夺子女的生命。”洪道德说,生命权对于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脑瘫患者跟正常人一样享有平等生命权,任何人都不能剥夺。

  李玲的悲剧不乏先例:2010年11月,东莞母亲韩群凤溺毙脑瘫双胞胎儿子;2012年2月,河南母亲武文英毒杀养育20多年的脑瘫双胞胎。如何避免这类悲剧发生?洪道德认为,重点是完善社会救助制度,“但这点恰恰是我国暂时还比较欠缺的。”

  社会学专家

  在照顾孩子同时父母也要调适自己

  对于李玲的极端行为,社会学专家方向新认为,李玲这么多年的付出不仅是钱财方面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付出。“每个人承受压力都有一定限度,在某个时间段内可以承受,但时间一长可能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方向新认为,像李玲家庭的这种情况,不仅孩子需要医疗救助,父母的心理辅导也很重要。

  他提醒,父母在为孩子积极寻求医疗救治、照顾孩子的同时,也要学会自我调适。除了心理咨询机构和社会工作需要发挥作用外,家长也应主动寻求帮助。 记者刘双实习生杨卓

叶紫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浙ICP备14025871号-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