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基金 > 正文

基金、券商逆袭 资产管理牌照红利渐失

核心提示: 基金、券商逆袭 资产管理牌照红利渐失

基金、券商逆袭 资产管理牌照红利渐失

资产管理的“江湖”正面临着全新的洗牌。

近期,保险、基金、券商的监管部门相继出台针对行业的松绑政策,资产管理行业“混业”趋势日渐明显。

“最近我们跟保险、券商、基金等机构都有交流,他们都在探讨政策松绑后的发展方向。”国金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总经理张剑辉称。

对于政策上的松绑,在欢呼过后,业界陷入思考:自己所在的行业和所在的公司如何发展?

政策松绑

“现在正处于"巨变前夜",随着《基金法》的修订出台、新政各项配套细则陆续到位,基金行业有望出现异彩纷呈的发展格局。”已经离职的国投瑞银原总经理尚健在10月下旬公开对外如是说。

尚健说的是公私募混业后局面,但事实上,资产管理公司的混业更为激烈。

10月31日,证监会一日连发三大新规《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办法》、《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及《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暂行规定》,虽然三纸管理新规侧重点不同,但均传达出放松管制的监管思路。它们均将于11月1日实行。

结合这三份文件,基金公司专户产品的融资门槛降低,更重要的是拓宽了投资范围,将由现在的上市证券类资产,拓展到非上市股权、债权和收益权等实体资产过去,这是信托产品的主要投资方向。

“我们密切关注基金公司的动向,基金公司是在朝着做信托公司的方向发展。”用益信托负责人李旸说。

而蚕食信托业务的不只是基金公司。

10月份,证券业传出消息,国泰君安旗下资产管理公司规模成立两年时间就突破了1000亿元大关。

在过去,券商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或者资产管理部多做着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业务,但这块业务业已裹足不前。截至2012年10月,市场上共有券商集合理财产品344只,资产净值合计规模仅为1650.1489亿元。但实际上,据业内透露,10月底,券商资产管理规模已经接近6000亿元之巨,而集合理财产品之外的资产管理业务大多为通道业务。

而2011年底,券商受托管理资金本金总额2818.68亿元,2012年半年中,券商资管规模翻了近一番,达4802.07亿元。至今,已经接近6000亿元,由此,也可以看出其业务发展的迅速。

“券商资管规模的井喷实际上是在挖信托的墙脚。”上海某信托公司高层称,过去的银信合作转变成了银证合作。

10月19日,证监会发布了修改后的《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行办法》及《证券公司集合资产管理业务实施细则(试行)》、《证券公司定向资产管理业务实施细则(试行)》,进一步松绑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业务,放宽投资渠道,放松产品发行。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基金公司和证券公司试图扩大地盘的时候,保险公司却对基金公司和证券公司的传统资产管理业务虎视眈眈。

10月22日,中国保监会发布了《关于保险资金投资有关金融产品的通知》、《基础设施债权投资计划管理暂行规定》、《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关于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有关事项的通知》。此前,保监会已经发布了《保险资金投资债券暂行办法》、《保险资金委托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关于保险资金投资股权和不动产有关问题的通知》、《保险资产配置管理暂行办法》。去年保监会发布《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管理暂行规定》。

此外,保监会仍有《保险资金参与股指期货交易监管规定》、《保险资产产品管理暂行办法》、《保险机构融资融券管理暂行办法》、《保险资金参与衍生品交易暂行办法》、《保险资产托管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加强保险资金公平交易 防范利益输送的通知》等新政尚待出台。

保监会通过这些管理办法,一方面使得保险公司具有委托理财的能力,另一方面打开了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投资各个领域的窗户。

“如果愿意,保险的资产管理公司可以向基金公司或者券商那样募集投资产品进行投资,并且可投资的范围更大。”北京某保险公司投资经理表示。

草根崛起的私募公司也试图扩展自己的领地。在股指期货放开后,今年成立了多只衍生品阳光私募基金。据私募排排网分析师彭小武介绍,今年私募基金在债券投资上发力,募资规模400亿元-500亿元。

资管金字塔

在整个资产管理行业中,无论是私募证券基金还是私募股权基金,涉足的公司多专注于自己熟悉领域的投资。“它们最单纯,在资产管理混业经营的浪潮中,它们最单一。”上海某信托公司高层称。

而从规模实力来看,私募也是资产管理机构中规模最小的。彭小武介绍,由于今年以来权益类私募产品的规模缩水并遭遇大规模赎回,即便加上大幅增长的固定收益类产品,阳光私募规模也不过1800亿元。

另据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统计,国家发改委备案注册的创投机构已达882家,机构资产总规模达2207亿元。两类可统计的私募规模合计约4000亿元。

如果把资产管理行业按照混业程度画作一个金字塔,私募则处于金字塔的顶端。

在私募下一层是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如上所述,6月以来,围绕险资投资与管理,中国保监会频发新政。继7月连续出台4项新政后,10月中旬又密集发布了6项新政,6月中旬在大连闭门会议上提出的“新政13条”已经落实了10项。保监会近期大刀阔斧的举动被评价为“打法犀利”。

目前国内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达到17家。新政出台让这17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资产管理公司,它们除受托管理保险资金外,还可受托管理养老金、企业年金、住房公积金和其他企业委托的资金,并且经有关金融监管部门批准,可以开展公募资产管理业务。在进一步拓宽险资管理公司资金来源的同时,并允许其拥有独立运作的权利。

同私募相比,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资范围大大增加。

虽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尚未传出管理受托资金,但即便如此,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可

管理的资产规模也远超过私募。截至今年9月底,保险公司总资产6.90万亿元,其中保险资金银行存款达到2.20万亿元,投资总额为4.18万亿元。

如果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没有被松绑,那么在金字塔的版图上,应和保险公司列为统一层级。

但是管理层新政让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有了操作通道业务的能力。于是在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之下,站列着券商资产管理、基金公司、信托三类机构。它们的共同点是除了自身具有多样的资产管理能力,还能成为连接投资方和融资方的通道。

信托和券商在通道业务的种类上类似,主要是为银行做通道,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成为规避银行信贷限制的表外资产,融资方和投资方都在银行,形成了银信合作和银证合作。

近两年,券商资产管理规模高速扩展,并非由于券商的集合理财业务和专项业务的贡献,其增量主要来源于券商资管的定向业务。其定向业务就主要是银证合作业务,其方式是银行的客户需要融资,为了转移到表外,通过券商资管发行一个产品,由银行的其他客户购买。此外,在票据等投资方面,券商资管也往往成为银行的通道。

券商的杀入,让银信合作前景突然黯淡了起来。“它们(券商资管)扰乱市场秩序。”上海某信托人士称。

据悉,在券商进入这块业务前夕,信托会收取3‰-5‰的通道业务费,但券商资管从事这块业务之后,通道业务费降至1‰之下,有些甚至只有0.8‰。

“有银行资产管理部的领导称,今后通道业务将不找信托了。”上海一家券商资产管理部的总经理透露。

券商资管还在琢磨着同银行进行其它类型的合作。比如银行因为监管的要求,不能投资高风险的产品,但是可以找券商资管来做投资,券商资管不但提供通道还能根据自己的特长作投资顾问。“我们已经上报了一些产品,正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有券商资管人士透露。

同券商资管做银行的通道不同,基金在拓展通道业务时就收敛得多,但也蚕食着信托的地盘。

信托过去除了同银行合作外,还会同外部的资产管理公司合作。2007年,一些基金公司都会寻求通过信托发行私募产品。

但当基金公司专户业务开展之后,这类产品就销声匿迹了。除此之外,基金公司也开始成为通道。

今年9月22日,两年前成立的达仁通宝一期变更名字为达仁1号。据了解,产品虽然名字变了,但实际仍为一只产品,只不过更换了通道,同信托告别,转向了财通基金。相当于财通基金发行了一只由深圳达仁投资管理的专户。

此外,财通基金于8月初,牵手永安期货发行了一款大约8000万的商品期货产品。今年5月份,陕西创赢投资理财有限责任公司借用国泰基金的通道发行了一只对冲基金产品创赢3号。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信托业快走过景气顶峰了。”某券商资管总经理称。

近期,传出中国平安将拆分平安信托的消息,也并非全无道理,其功能可以转交给中国平安旗下的平安证券、平安大华基金等机构运作。

但上海某信托公司高层则认为,信托还是有灵活的优势,这点券商资管和基金公司都无法比拟。“它们(券商和基金)能发红酒投资产品吗?它们能发艺术品投资产品吗?它们能发遗产投资产品吗?”这位高层说:“在投融资方面,只要愿意,信托都能做,但券商资管和基金公司仍有监管要求而很多地方不能涉足。”

今年二季度末信托资产规模达到5.54万亿元历史新高,业内预期年内突破6万亿元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即便信托业内人士也承认,未来信托规模的增长将慢下来。

券商资管已经成长到6000亿元,而三季度末基金公司公募资产净值逼近2.5万亿元,加上1万亿元的非公募业务,合计约3.5万亿元。据此计算,在金字塔的这一层,资产管理规模合计约10.1万亿元。

而金字塔最底层的是银行。银行通过其资金池实现资产管理。

银行资金池产品是由银行的资产管理部主导,但目前部分银行的其他部门,如私人银行部、投资银行部、个人金融部,甚至包括各地的分行也纷纷通过信托公司设立资金池。业内将银行资产管理部的资金池形象地称为“正房资金池”,其他部门则相当于“偏房资金池。”

目前尚没有银行资金池的全部数据,但是通过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可见一二。

今年三季度,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规模高达8.09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规模19万亿元,而去年全年只有17万亿元。

之所以将银行作为金字塔的最底层,并非是由其地位决定的,(实际上,银行在资产管理机构中最具话语权。)而是其作用决定的,银行是以上所有资产管理机构的平台。无论是私募、保险、基金、券商还是信托,都需要同银行合作。

贬值的牌照

事实上,这个金字塔的层级并非固定。比如券商资管和基金公司就从多样的资产管理机构(股权、衍生品、实物)向下延伸到做通道业务。保险也是从简单的投资业务(基金、债券、票据)下伸到做多样的投资业务。

而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各类资产管理机构将会向下延伸。比如券商和保险也有一定的客户资源,未来将会向平台业务延伸。实际上,目前一些基金公司发行工作委托券商也正是看中了券商的客户资源,券商扮演的正是平台的角色。

“保险卖基金如果批准的话,保险公司成为平台业务的能力也会大大增强。”前述上海某信托公司高层称。

“一场混战在所难免。”张剑辉称,谁能胜出现在还难以看到方向。

但可以肯定的是资产管理牌照越发贬值。

今年,金元惠里前股东比利时联合银行折价卖出所持股权主动退出中国基金业。

“5年前,外资方还是挤破脑袋想获得中国基金公司的股权,如今似乎世道已变。”上海一家合资基金公司高管表示。

而在2007年年底,博时基金48%的股权从28亿元的起拍价一路升至63.2亿元,最终以平均每股131.67元的“天价”成交,每股溢价达130余倍。如今,即便行业老大华夏基金去年进行的股权转让也没有如此高的溢价。除了基金牌照不再值钱,信托牌照也不再受到眷顾。三年前,信托牌照如日中天,各方资本都想着收购一家信托,但现在资本对信托已经不敏感了。

表现在业务层面,“以前资产管理机构都是只耕自家门前那分地,但在管制放松后,资产管理业务犬牙交错,相当于多了很多竞争者,行业的利润也下降了。”前述信托公司高层称。

“什么都能做了,意味着什么都难做了。”一位券商资管公司的总经理说,“各类资产管理机构牌照红利越渐消失,各类资产管理机构的利润将回归到正常水平。”券商资管和基金公司压低通道费用正是在压缩资管的红利。

在这场混战中,谁会胜出?“现在很难判断”,张剑辉认为,今后资产管理产品越来越丰富,你的产品也有可能成为其他资产管理机构的投资工具。资产管理公司的竞合将更趋激烈。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企业咨询联系QQ270619162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