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基金 > 正文

申万菱信基金业绩平平 国企本质或使于东升离职

核心提示: 申万菱信基金业绩平平 国企本质或使于东升离职

去年11月,申万菱信正式公告,宣布于东升出任总经理,至今年8月公告宣布他离职,前后未满一年。

按照于东升的说法,他是因为个人健康原因而离职。

只是,之前的唐熹明和毛剑鸣两任总经理也同样“短命”。是巧合还是申万菱信真的容不下总经理这一职?

匆匆来客于东升

位于上海闹市区写字楼中的申万菱信基金公司一如往常,有条不紊地运作中。大办公室中属于销售部的区域只有寥寥数人,申万正在发新基金,他们都在外奔波。

右侧的一个独立办公室,原本是属于已卸任的原申万菱信总经理于东升的。办公室并没有上锁,陈设很简单,桌面上仅有几份于东升的快递和一个卡通小饰物,再没有其他,人去楼空。

以于东升敢拼敢做的性格,不满一年、尚未做出成绩便离职实在令人费解。

当初于东升从汇添富来到申万菱信,很多人都很不解,但是于东升肯定有自己的考虑。有业内人士对《机构投资》分析表示:“他在汇添富是副总,虽说申万比不上汇添富,但是来到申万,担任基金公司的总经理,在那个时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申万内部,持这种观点的,并不是少数。

也有人说,申万菱信总经理一职,对于东升来说,只是一个职业跳板。

在公告发出之前,记者曾联系过于东升。于东升说:“对外肯定说是个人原因,但是具体的原因,肯定不只是这个。”之后,于东升又称离职是因为腰伤之故,这一点,在申万公司内部,也得到了证实。

“于总确实有腰伤。大家坐的椅子都是办公室常见的靠背椅,但于总一直坐的是木头椅子。而且有时开会,他也是站着,因为腰伤不方便坐。”

然而,腰伤的事实并不能打消业内的疑虑,更多的说法是“于东升已经找好了下家”。“听说于总的下家已经找好了,待遇不错。”

于东升本是经上海金融工委认可后去的申万菱信,这一招回马枪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却有申万员工说:“我觉得相对于金融高管,于总更像个政客,我反而觉得于总去金融工委的可能性很大,那里也许更适合他。”

姜国芳再一次成为了“代理总经理”,不知接下来将会是谁来接过这一直做不长的申万菱信基金公司总经理一职,有人笑称,姜国芳不如干脆董事长兼任总经理。也许,姜国芳还在等一个能真正与他契合的总经理。

大“家长”姜国芳

业内提到申万菱信董事长姜国芳时,“强势”二字如影随形。姜国芳的角色是专职董事长,并且是在有专职董事长传统的上海金融工委系下的基金公司任专职董事长,而且,他还做得很卖力。

“说到底,申万菱信就是个国企,老式风格,人际关系在申万是很重要的。”申万菱信前任高管对《机构投资》说。

而另一位与申万菱信高层关系密切的业内人士也说:“申万一直是董事长专权,总经理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挂名而已,但是业绩不好时,还是会记在总经理头上。申万菱信除了申银万国这一派,公司不允许有别的小团体存在。想要在申万菱信呆得久,除了专业,还要听话。姜国芳搞关系的能力很强,对公司的很多事务都有所控制。”

“与其说他强势,不如说他对工作很上心,很努力。”某位已离职的申万菱信的员工并不认可“强势”这一说法。

即便外界对姜国芳的行事风格诸多猜疑,甚至推测三任总经理——唐熹明、毛剑鸣和于东升的离开或多或少都有被“强势”之风逼走之嫌疑,但是申万菱信内部对姜国芳的评价却远比于东升要高。

“姜董就好像一个大家长,申万菱信所有员工都是他的孩子。我记得当时才进申万,第一次跑渠道和对方喝酒,就是姜董带着我去的,如和蔼可亲的长辈。”

申万的员工提起姜国芳,评价中并没有如预想中的专制或者严厉等词汇,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申万菱信,姜国芳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也是初来乍到的总经理所无法撼动的。

《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治理准则》中第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基金公司董事长应当加强与股东及其他董事的沟通,注重公司的发展目标、长远规划,不得越权干预经营管理活动。

但姜国芳担任董事长一职,“操心”的事却很多,据称,该公司投研人士的招聘、薪金水平等都需经董事长同意。

在申银万国根基很深的姜国芳,能够轻松地“搞定”这个大股东,拥有极大的话语权,在申万巴黎时代被外方派来的唐熹明和毛剑鸣不出所料地呆不长,而如今,曾经得到姜国芳首肯来到申万菱信的于东升,其申万总经理之途竟然更短。

员工“水土不服”

“依照姜总的性格,即使是市场化招聘,最后的人选也肯定是得到姜总的认可的,所以如果说姜总和于总之间有多大矛盾,是不太现实的。”某申万菱信员工说。

去年,申万菱信董事会全球公开甄选总经理,最终原汇添富基金(微博)公司副总经理于东升获得该职位,这是申万菱信第一次通过市场化招聘的方式选总经理。姜国芳似乎也意识到申万菱信的一成不变和急需变革的事实。

“于东升的到任是经过董事会认可的,也在董事会上做了一些简单的关于他的介绍。申万主要看中他海外的工作经验和这么多年担任基金经理的实践经验。于东升和姜国芳关系不错,大家都是为了把工作做好。”申万菱信一位独立董事说。

被高层认可的于东升,确实给申万菱信带来了不少新的变化,但这些变革,却有些不对申万员工的“胃口”。

于东升很拼命,也很严谨,却也有员工说他刻板。到任后,于东升改变了不少公司管理制度和考核上的标准,比如9点必须到公司,市场部要开晨会,绩效考核只看结果不论过程。

“之前我们早上是规定9点至9点半之间到公司,下午5点至5点半下班,时间有弹性。于总来了之后,硬性规定必须9点到公司。”另一位申万菱信员工说。

而市场部也因为于总的到任增加了晨会,之前,晨会只在投研部门召开。有意思的是,如果于东升到公司的时间早,他会拿着一个似乎用了很久的小本子,坐在后排认真听。

不过据申万菱信市场部的人说,于东升与他们的交流很少,虽然于东升去年下旬已经到任,但他仅在今年4月的市场部活动中出现过,那一次,是于东升第一次参加市场部的活动。

最让申万员工难以适应的是“保险公司那一套”的绩效考核制度。“于总不看过程,只看结果!不管我们跑了多少家,费了多少力,他只看最后谈成的,并且用大公司的标准要求我们。但是各个公司的情况不一样,渠道发大公司旗下基金的热情肯定很大,都不用多谈就能成功。同样的结果,我们付出的也许是别家大公司销售人员的很多倍,但是于总只看结果。”申万的员工对《机构投资》抱怨。

在于东升到任之初,他曾在媒体的采访中说,在公司治理中,要激发员工的积极性,需要很明确的考核评价和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明确”这点他确实做到了,然而似乎并没有达到很好的效果。

在2011年11月30日,任命于东升正式担任申万菱信总经理的公告发出后,申万共成立两只基金:2011年12月9日成立的债券型基金申万菱信可转债债券和2012年5月8日成立的封闭式股票型基金申万菱信中小板指数分级,首发规模分别为6.49亿份和7.84亿份,均不足10亿。

公司旗下基金的业绩也并没多大起色。根据上海财汇数据,债券型基金申万菱信添益宝债券A上半年以6.17%的业绩增幅成为了公司债券型基金中表现最好的基金,然而,在所有债券型基金中,业绩表现最好的海富通稳进增利债券B却有37.26%的增长,申万菱信添益宝债券A仅位列第116位。

在股票型基金的业绩排名中,申万菱信的表现还算不错。当景顺长城核心竞争力股票在上半年以22.64%的增长率获得冠军宝座时,申万菱信深证成指分级进取也以16.92%的增长排名第7。

申万表现最好的混合型基金申万菱信盛利强化配置混合在上半年的增长率仅为2.55%,排名第133位,大幅落后混合型基金的业绩冠军富国天瑞强势混合,它在上半年获得了17.5%的业绩增长。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企业咨询联系QQ270619162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