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基金 > 正文

华泰联合半年分仓降七成 券商研究所集体过冬

核心提示: 华泰联合半年分仓降七成 券商研究所集体过冬

持续低迷的弱市环境,开始影响到券商研究所的生存。

圈内如今流传的一句玩笑是,券商研究员以前是卖专业,现在是卖唱。“研究员干销售的工作,销售是干公关的工作。”

而近期,这样的故事也不少:在上海的高档写字楼,出现了很多券商美女销售为基金研究员送早餐。而9月19日,国泰君安医药研究团队更是在深圳召开医药行业报告会时,首先发布了由他们研究员作词作曲的《医心》MV——“我等你,在百年后的同仁堂,饮一服熬了千年的汤;我等你,服百年后的片仔癀,补一颜晚了千年的妆。”研究员们别出心裁,以A股众多医药类股票名称为歌词创作了一首歌曲。

娱乐化之外,反映出的是整个券商研究所的真实生态

“今年是整个研究行业最艰难的时刻。过去一年,我们只有少数两三个月能维持收支平衡,大部分时间都是收不抵支。”近日,国内影响力排名前三的券商研究所人士向《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透露,今年有80%以上的研究所处于亏损状态,近期很多大型研究所也开始降薪裁员过冬。

研究所的经营压力正是来自加速下滑的分仓收入。Wind数据显示,2012年上半年,券商基金分仓收入仅20.68亿元,同比下滑25.6%。在行业整体低迷环境下,十几家券商的分仓收入下滑超过50%,其中,华泰联合半年分仓收入的下滑幅度更是高达75.63%。

人员流失致华泰联合分仓受重创

股市行情低迷,基金上半年向券商贡献的分仓佣金大幅下滑。今年上半年基金佣金收入同比下降最大的为华泰联合证券,佣金收入下降幅度高达75.63%。

“分仓收入下滑七成,跟很多大牌分析师离开有关。今年有很多首席研究员去了海通、中信、广发平安、民生等券商。”原华泰联合某研究员向记者透露,非银行金融、银行、电子、商贸零售、宏观、固定收益等多个行业的首席分析师及骨干人员都离开了,人数约有50人。

例如,华泰联合电力与新能源行业首席分析师王海生、煤炭行业首席分析师陈亮以及首席研究员王红兵带领的金融工程团队总共9位,一起转战到民生证券;电子行业首席分析师卢山则去了平安证券。

前述华泰联合研究员称,华泰联合首席分析师批量离开,与华泰证券与华泰联合的整合直接相关。华泰证券是华泰联合的控股股东,今年5月初,华泰证券研究所与华泰联合研究所宣布整合。

“华泰证券是国企,研究所对内服务,所长的月薪才三四万元,普通研究员的薪酬不到一万元;而华泰联合是对外服务,薪酬更加市场化。普通研究员月薪一两万元,首席月薪则在十万元左右。”一位熟悉华泰联合的业内人士称,原华泰联合的分析师预期整合以后薪酬会被降低,奖金也没有保障,因此纷纷选择离开。

研究团队批量出走带来最致命的伤害,是分仓佣金的骤降。Wind数据显示,华泰联合证券2011年获得基金公司的总佣金为1.76亿元,在所有券商中排名第九;但今年上半年其基金分仓收入只有2646.31万元。

在华泰联合内部人士看来,研究团队出走是分仓佣金大幅下滑的主因,但营业部的划转也是影响因素之一。2011年10月10日,华泰联合旗下的77家营业部划转到华泰证券名下。他认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分仓收入。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华泰证券今年上半年的佣金分仓收入是3401.45万元,同比增长58.51%。

娱乐化背后生态:80%研究所亏损

华泰联合证券获得的基金分仓收入下滑,反映了当前券商研究所经营的艰难境地。

“目前多数研究所只有机构客户的分仓收入,在今年如此低迷的市场环境中,最多只有排名前15名以内的券商能够做到自负盈亏,其余80%的研究所都是亏损的。”北京某上市券商研究所直言,研究所的状况非常艰难。

据记者了解,一家基金佣金分仓收入排在前15名的券商,经营压力依然非常大。“研究所每月固定的人力开支是600万元,加上研究员调研、差旅以及活动的费用,一个月的成本要1000万元,一年下来就是1.2亿元。”上海某上市公司研究所内部人士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投入端是每年1.2亿元的成本,但该研究所2011年上半年以及2012年上半年的基金分仓收入都只有6000万元左右。

某排名前五名以内的研究所,同样感觉压力倍增。“自2011年9月开始,研究所只有少数两三个月能实现收支平衡,其余都是亏损的。”某大型券商研究所人士透露,他们研究员和销售团队有300多人,人力成本开支高昂。同时,研究员的调研以及差旅亦是一笔大开支,“是人力成本的三分之二”。

迫于巨大的经营压力,研究高层将基金分仓任务细分到每个研究员。“我们在市场化方面是最残酷的,分仓落实到每个人身上了,如果完成不了,就很难再待下去。”前述上海研究所内部人士称。

正因如此,在很多外界人士看来,券商研究已经越来越世俗化、娱乐化,基金公司成为了券商争相讨好的对象。

暂停研究分仓 倒逼券商调整领域

尽管券商使出了浑身解数来讨好基金研究员,但一个悲哀的现实是,研究所的分仓收入仍处于下滑态势,如果年底市场没有好转,这种状况还将进一步加剧。目前,已经开始出现基金暂停向券商支付研究分仓。

据媒体报道,易方达基金、鹏华基金(微博)、长城基金等基金公司已经暂停向部分券商研究所支付今年以来的研究分仓佣金,转而确保优先支付券商销售佣金。而业内人士预计,暂停券商分仓佣金将会是大势所趋。

基金公司的交易分仓主要分为研究分仓和销售分仓。其中,研究分仓是指券商研究所为基金公司投研提供研究报告、路演等服务,基金分仓收入计入研究所。而销售分仓则是由券商营业部给基金公司销售新基金,基金公司将交易分仓划拨给经纪业务部门。

过去,大型基金公司的分仓大头属于研究分仓,确保投研团队能获得研究所的支持。但在弱市环境中,这种趋势发生了逆转。

“市场低迷,基金发行非常艰难,基金为了保住规模必须把筹码给销售。我们在2004年、2005年都经历过,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深圳某基金研究员称,尽管目前只有少数几家基金公司明确提出暂停支付研究分仓,但这会是一种行业趋势。

当基金公司大规模暂停发放研究分仓,全行业研究分仓收入下滑将是一个定局。

面对基金研究分仓减少的现状,一些券商研究所开始推动转型。部分券商是将优势兵力集中到几个未来有发展空间的领域,希望将来能实现“弯道超车”。例如平安证券裁掉18位研究员,将覆盖行业由30个裁减至16个,资源重点放在大金融、大消费和新兴产业板块。

此外,部分券商则是依托股东资源,把研究领域集中到股东所在的行业。例如,依托宝钢集团上下游优势和华宝投资金融主体优势,华宝证券将精力主要放在大宗商品、黄金、ETP等另类投资产品的专项研究上。

就连一些大券商也有所动作,逐渐减少传统行业的研究力量,向新兴产业倾斜。“中信证券今年已经两次变相裁员,裁减一些夕阳行业的研究员配置,重新考虑研究所每一笔投入的性价比。”北京某券商研究所透露。

业内人士预计,这将会为行业带来一场变革,今后营业部数量众多、销售能力强的券商,将有望在熊市中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中国经营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企业咨询联系QQ270619162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