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股市 > 正文

目前很可能是新一轮牛市的起点

核心提示: 目前很可能是新一轮牛市的起点

浙商证券研究所所长邓宏光:

“目前很有可能是新一轮牛市的起点。”此前一直对A股保持谨慎的浙商证券研究所所长邓宏光语出惊人。根据研究团队最近一项对经济周期中需求和库存的研究,他认为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衰退的末期和复苏的前夜。并且,邓宏光认为,在本次经济复苏中,金融体系改革将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由此金融股在未来将会有不俗的表现。

经济已处通缩期后段

《财商》:你此前一直看空市场,目前由空转多,原因是什么?

邓宏光:2009年年底,我就开始对A股市场保持足够的谨慎。现在看多的原因,也并非是简单的“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而是按照经济周期的轮动,从基本面的角度理性地分析,并认为现在已经处在通缩期的后段。

经济周期的四个阶段是复苏、过热、滞胀和通缩。在四个阶段中,库存和需求会出现规律性的变化。我们根据统计数据,制作了社会库存和需求的变化曲线。借助历史经验,现在正处于主动去库存的尾端和被动去库存的前夜。这个假设是我们对未来A股保持乐观态度的重要前提。

类似的阶段,曾经出现于2002年的2、3月份,2005年的5、6月份,2009年的1、2月份。在这几次中,股票市场都出现了较大的反弹。

《财商》:你在研究中具体用了哪些数据?

邓宏光:很多是来自于统计部门的数据,从PMI的相关分项指标上也可以获得不少有益信息。比如说目前的PMI指标表象上低于50,但很值得关注的是购进价格指数的上行与库存下行的组合,从草根研究上也能有很多信息,比如说敏感度很高的化工产品价格出现反弹,我们一直关注的草甘膦、粘胶等最近就出现了反弹。

当然,市场走到了这个点位,肯定没有多少人会看好,不过我不建议把经济和股票市场看得很空,因为股价有可能已经把一些风险因素反应得很充分,我们试图在一片看空之中发出一些不一样的声音,并拿出一些有力的论据供市场参考。

《财商》:假设你的说法成立,那么通缩后半段和复苏前夜的间隔时间会不会很长?

邓宏光:根据对原材料库存调整速度的分析,目前正处于加速去库存的进程当中,借鉴历史经验,我们预判通缩很有可能已经接近尾声。

购进价格在回升,而原材料库存调整加速,这跟2005年的6月份以及2008年的10月份出现的情况非常类似。而2005年的6月6日,上证指数出现了998点的低点,2008年的10月28日出现1664点的低点。

众所周知,事后都验证998点和1664点是新一轮牛市的起点,所以从合乎逻辑的角度,现在无论是宏观经济还是股市,可能不仅仅是小反弹,我们合理推测现在很可能是未来一个重要的拐点,哪怕欧美经济仅仅出现比较弱的复苏。

金改是今后一大投资主题

《财商》:不过大家对未来经济并不看好,什么因素可能成为未来增长的动力?

邓宏光:历史上,2005年和2007年股票市场都有极为不错的表现。

2005年,经济处于主动去库存向被动去库存过渡的阶段,中国经济本身就有向上周期修复的动力,2007年,中国经济处于极度的扩张之中。除此而外,由于全球化的进程,中国进出口总额在整个世界贸易中占的比重也越来越大。两个因素叠加,才有宏观经济强劲的增长。

现在来看,也可能有另外两个因素叠加,欧美经济的复苏以及中国金融体系改革,这两个因素对中国经济的复苏都是非常有利的。

《财商》:如何理解金融体系改革对经济的拉动?

邓宏光:任何一个企业,在很贵的资金成本下是很难“奔跑”的,在很低的资金成本下,则可以“跑”得很快。伯南克的系列QE行动就是通过压低资金价格来促进经济的扩张。而金融体系的改革有助于有效降低资金成本,提高资金利用效率,从而拉动实体经济增长。

在以往的上市公司财报中,商业银行利润在总利润中占到五成上下,这说明资金提供方赚取了过多利润,而实体经济则在给银行打工,这种现象是难以继续的。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这种情况会改善,实体经济将取得持续复苏的动力。所以我们极有可能又站在新一轮牛市的起点上。

今年以来,金改是股票市场一个很大的主题,我们相信这方面的主题投资将会得到延续。

《财商》:你看好金融改革,那你看好金融股吗?

邓宏光:市场老担心银行的不良资产率会上升,但我们找了三年都没找到充分证据,这个问题市场是会自我向上修复的。

近三个月下来,你会发现绝大部分银行股都跑赢市场,这个现象很值得思考。今年上半年在市场不看好地产股的时候,地产股却表现得十分抢眼,这就给我们启发,市场见底的时候,率先上涨的行业,很可能是未来领涨的行业。

我看好金融业,最看好的是券商,我认为券商将会是整个金融体系改革中最大的受益者。其他金融企业是去杠杆,但券商应该是加杠杆。券商是一个撮合者,对降低资金成本有很大作用,有助于降低全社会的融资成本。

中国经济可以“走在老路上”

《财商》:现在讨论比较多的是经济转型,你是否看好转型?

邓宏光:大家之所以觉得经济必须要转型,是由于原来支持经济增长的要素价格都出现了变化。一是人民币升值,第二是劳动力成本上升,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根本原因是高房价推高了基础劳动力价格。中国式通胀的传导路径,起点是房地产,终点是基础劳动力价格。

这些转变一直是大家觉得经济必须转型的重要原因。但是,如果这些转变没有继续加剧,甚至朝着相反方向转变,那么中国经济很可能“走在老路上”,世界工厂的定位不会出现很大变化。

首先,由市场所决定的人民币阶段性贬值客观上对外需复苏有帮助。

其次,我不相信劳动力价格会一直上升。我对是否进入刘易斯拐点一直很怀疑,因为从劳动力的宏观数据来看,总体而言还是供过于求,短缺也只是局部现象。

最后,我个人不太认同房地产价格会继续上涨的情况。目前房地产库存压力远大于2008年,所以我不认为会再出现类似于2008年之后的房价上涨。有人认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必然带来房价的上涨,但事实上美国实施两轮量化宽松后,房价并没有上涨,所以这种推测未必成立。货币政策宽松带动房价上涨,是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

回到主题上,我认为我们没必要刻意追求转型,如果要素价格出现相应的变化,转型的压力就会跟着下降。

《财商》:你怎么看投资拉动型经济的空间?

邓宏光:我们对基础设施的需求在未来不是没有了,而是结构性和优化了。

比如我们原来一直以为过去的铁路建设是过剩的,但从中国人均拥有的铁路里程来看,哪怕是在东部沿海地区,仍然低于一些新兴市场国家。

再有,目前很多城市流动人口是“候鸟”式的,他们在城市生活,但之后很可能回到原住地。一旦这些人在城市定居下来,城市基础设施的供应可能是不足的,还非常必要有一个相当的投资强度。

当然,今后的基础设施投资和2008年还是不一样,今后的投向将有促进内需的倾向,与纯投资带来的低就业复苏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企业咨询联系QQ270619162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