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基金 > 正文

资本黑马华夏天元调查:精准出击华夏重仓股

核心提示: 资本黑马华夏天元调查:精准出击华夏重仓股

在定增市场,华夏天元已经成为一个敏感词。

“我当然听说过这家公司,但是我不知道他们任何事情。”一名基金经理对理财周报记者有关该公司的问题讳莫如深。虽然他和该公司的高管曾经在同一家知名机构共事。

民生证券投行负责人表示,“根本不知道这家公司。”虽然这家公司刚在1个多月前参与了他们操作的烽火通信定增项目。

在过去半年中,华夏天元成为定增市场上最活跃的黑马。自2011年11月首次募集产品以来,这家公司已经投资了6个定增项目,累计投资额超过5亿元,获利颇丰。2012年7月,更是接连发出9只定增产品。

这家管理规模可能已经在20亿元左右的神秘公司,除了逆市赚钱引人瞩目之外,更大的卖点是,它与公募老大华夏基金千丝万缕的联系。

华夏基金高管当家,投资总监程海泳坐镇

在定增市场上,华夏天元管理的产品已经有两个系列:2011年底发出的华元丰收信托计划(共3期),和2012年7月发出的华基丰泽信托计划(共9期)。

由于这两个系列全部由外贸信托发出,并且都托管在华夏银行,对外不披露资料,因此外界对于其详细情况了解并不多。

理财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华夏天元产品推介资料显示:2011年10月9日,HUAYUAN CAPITAL LIMITED以200万美元注册资本、160万美元实际出资,在上海注册成立了华夏天元(上海)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一位知情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HUAYUAN CAPITAL LIMITED是华夏基金(香港)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华夏(香港)是华夏基金的全资子公司。

种种迹象显示,华夏天元更像是华夏(香港)为了开展A股定增业务而设立的一个壳。在其注册地——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大道2123号3层A16室,前台工作人员向理财周报记者证实,根本没有一家叫华夏天元或相似名称的公司在此办公。

华夏天元的高管团队,则显示了华夏(香港)浓厚的痕迹。

华夏(香港)行政总裁陈佳铃,出任华夏天元董事长、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同时也是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

华夏天元另一名董事,是同样来自华夏基金的程海泳。程现任华夏基金总经理助理、管委会成员、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华夏基金(香港)有限公司董事。

华夏天元的第三名董事,是出身台湾元大证券的郭明正。他曾任台湾元大证券国际部经理,统一证券总裁特别助理等职。目前的头衔是Grand Asia Asset Management Limited 董事总经理,这是元大系在韩国注册的一家公司。

华夏天元实际投资操盘手,则是和程海泳同出君安证券的金伟春。金伟春虽然并不为投资圈所熟知,但其资历很深。

公开资料显示,金伟春曾经任职于君安证券、国泰君安的多个部门,在河北证券资产管理部任副总经理,后在中国人保旗下的几家资产管理部门担任过负责人。

从创立之初,华夏天元就将和华夏基金的关系作为一大卖点。当时的宣传资料反复强调,“华夏天元的产品设计顾问和投资顾问都是华夏基金。华夏基金投研团队超过160人,其中70名研究员对A股行业实现全面覆盖、投资管理团队与各大投行联系紧密,并且凭借其资金优势,也有较多与公司高管直接沟通的机会,因此更能争取到对于项目的深入了解和定增折价”。

“华夏(香港)和我们是分开核算的,所以我们会向华夏天元收取顾问费。”一位华夏基金内部人士表示。但他没有透露华夏基金的收费标准。

2010年,华夏担任投资顾问的几只“一对多”产品表现不佳,曾经引起渠道反弹和媒体巨大压力。从那之后,华夏基金没有再对任何私募或者银行、信托产品提供过投资顾问服务。

三湾投资掩护,

华夏天元幕后操作

据理财周报记者采访了解,华夏天元成立之初,最早表示认可的,是一家名为“三湾投资”的机构。他们在华元丰收一系列的产品中,充当了合伙公司普通合伙人的角色。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三湾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4月18日,注册资本人民币1000万元,实收资本人民币1000万元,注册地址为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27号投资广场B1706室,法定代表人为林彤。

而这家公司的核心人物,从履历来看,应该很早就与程海泳、金伟春熟识。其合伙人中,易培剑曾经长期供职于君安证券,活跃于资本市场多年,曾经在2006年,拟任富成证券(后改名华宝证券)董事长。当年因非法挪用客户企业债券1.66亿元、违规开展委托理财业务、违规拆借资金而被吊销证券从业资格。

另一位合伙人崔文立,现任麦星投资总经理,并出任麦星创业投资中心管理合伙人。麦星投资曾经发行过私募产品,也曾经作为PE投资过远望谷川大智胜等企业。

金融街27号投资广场的企业路标上,B1706室显示为三湾投资。但标牌显示的是“三川投资”。这是易培剑等人旗下另一家公司:三川资产管理(开曼)和香港三川投资基金。

8月29日,三湾投资办公室大门紧闭。隔壁公司的职员表示,这家公司只是偶尔有人上班。

“我们和华夏基金没有关系。”8月29日,三湾投资一名合伙人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当时他们要做这么一家公司,刚出来的时候基金很不好卖,因为大家都不信任他们。我们正好认识,觉得这个公司也许还可以,能够赚点钱,就投了一点。”

三湾投资与华夏天元的合作模式在定增信托中并不多见。从现有的华元丰收信托资料中来看,华夏天元的模式是:在外贸信托发出华元丰收系列定增信托计划后,三湾投资作为普通合伙人发起华基丰收(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华元丰收信托计划作为有限合伙人,加入华基丰收(天津)股权合伙企业。然后三湾投资再授权华夏天元,实际管理这一合伙制基金。

而在大部分定增信托中,信托计划的普通合伙人与实际管理人为同一家公司。

“从结构上来看,应该是华夏天元希望为自己的基金找一个纯内资的合伙人,而三湾投资正好符合一些要求,就借用了一下公司名称。三湾投资应该没有涉入基金的实际管理。”一位熟悉阳光私募信托的业内人士表示。

通过这样的操作方式,在华夏天元此后的所有定增获配公告中,均显示华基丰收公司的控制人为三湾投资,而非华夏天元自身。

低价胜过高价,

久联发展定增挤掉易方达

目前外界对于华夏天元已经拥有的12只信托产品规模唯一的信息,仅有华元丰收(3期)成立规模在1.9亿左右。但是根据一般的定增类信托1.5亿左右的平均规模推算,华夏天元管理规模可能在20亿左右。

而华基丰泽连续发行9期,可能是由于其中有部分是单一信托,资金来源不同,因此要求分拆成9个产品。

仅仅用了半年时间,华夏天元已经从成立最初无人问津、只能拉来老同事救场,变成了定增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新贵。

外贸信托数据显示,华元丰收系列产品成立于2011年12月8日。截至2012年8月30日,三期产品的净值均为1.0224。

在外贸信托旗下的定增类产品中,这已经算一个不错的业绩。随着股市下跌,大部分前期炙手可热的定增类信托计划都出现亏损。如同样在外贸信托发出的盛世景1期定向增发信托计划,发行时间与华元丰收系列相近。而截至2012年8月24日,其单位净值只剩下0.8657元。

另一在外贸信托发行定增类产品的大户——博弘数君系列产品,也难逃厄运。外贸信托公布的最新净值中,博弘数君尽管主基金仍然保持盈利,但是旗下大部分信托计划的单位净值都已经低于1元,甚至有的已经跌破0.8元。

由于明显的业绩优势,才能令华夏天元在今年7月,一举逆市发出9只定向增发产品,成为当月发行产品最多的阳光私募。

这令华夏天元的投资者松了一口气。这家公司一直以来的宣传资料中,都强调定增项目天然折价优势和华夏基金的研究支持,可以令华夏天元的投资者享受丰厚回报。两年的回报预测,集中在20%到50%区间。其宣传资料称,即便上证指数跌到2200点以下,这只基金仍然有很大可能获得15%以上的回报。

从当时的宣传资料看,在设立之初,华夏天元就圈定了两个投资项目,其一的描述是“某爆破类企业,严格牌照管理、炸药产能释放、所在区域市场龙头地位、订单充足”。其二的描述是“某医药制造企业,一线品牌增长迅速、二线品牌培育、销售模式变化、募集资金投向良好”。

根据这一描述和当时的时点推算,第一个项目应该为久联发展定增;第二个项目应该是仁和药业定增。

但最终结果显示,华夏天元实际参与的只有久联发展,而放弃了仁和药业。

一家基金公司专户投资经理向理财周报记者回忆说,2011年下半年,曾有大批基金公司的研究员和定增专户关注过久联发展定增项目,大部分都认为是一个不错的投资机会,应该有不少基金公司曾与相关投行和上市公司接触过。但最终华夏天元获得了这一定增。

太平洋证券出具的久联发展定增发行过程报告显示,2012年6月7日,太平洋证券向久联发展除控股股东之外的前20大股东、22家基金公司、16家证券公司、5家保险公司、71家其他机构投资人、13位自然人发出询价和申购邮件。按照当时的发行方案,定增价格不低于17.25元每股,而当时久联发展股价在22元左右。

6月11日,共有16家投资者传回了《申购报价单》,其中华夏天元的报价排名所有投资者中第二位,提供了三档认购报价:21元/股对应450万股、20.50元/股对应500万股、20元/股对应520万股。

而在华夏天元的宣传中一直被重点强调与其有关的华夏基金,也同样对久联发展的定增做了报价,不过他们19元的报价明显偏低,没悬念被淘汰。

同样递交了申购报价单并且报出21元/股高价的易方达基金,被以“不属于认购邀请书发送对象名单之列”的理由,排除在外。

最终,久联发展的定增价格确定为19.82元/股,志在必得的华夏天元以1.03亿元,获配520万股,成功拿下这一项目。

定增完成之后,久联发展股价一路上行。即便最近随大市下跌,但截至8月31日,久联发展股价为23.10元/股。华夏天元仍然浮盈1705.6万元。

一家同样热衷于定增业务的阳光私募机构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华夏天元最终没有参与2012年6月底的仁和药业定增“很正常,价格太高,往上涨的空间不大,没有私募会去参加,去的都是人情”。

中航证券关于仁和药业的定增发行过程报告显示,仁和药业定增价格为8.10元/股,相当于前20个交易日均价8.26元/股的98.06%,几乎没有折价。

最终参与仁和药业定增的机构是:易方达基金、嘉实基金、泰康资产、国泰君安证券、广发基金。现在仁和药业已经跌破增发价,8月31日收盘只有6.48元/股。

精准出击华夏重仓股,

华夏基金“避嫌”让路

华夏天元引起定增市场关注还在于,迄今为止,其报价的所有项目都成功获配、无一失手。

迄今为止,华元丰收系列参与的定增项目除了前述久联发展外,还包括:在底价22.48元/股的中科三环定增中,报出24.8元/股,位居所有报价机构中第二位;在底价25.48元/股的烽火通信定增中,报出25.55元/股;在大部分基金公司出价5.5元/股左右的宗申动力定增中,报出5.7元/股;在底价5.01元/股的保定天鹅定增中,精确报出5.01元/股;在沧州明珠定增中,精确报出8.12元/股,只比最后8.11元/股的价格高出一分钱。

从其涉猎的股票来看,有一些股票曾被华夏基金持有多年。

如今年股价表现甚佳的中科三环,是华夏基金曾经一度重金驻扎的股票。早在2012年一季度嘉实基金大举布局中科三环扬眉吐气前,华夏盛世和华夏优质增长都已经持有中科三环。但不知为何,两只基金都在这只股票定增前选择了卖出。

至今,中科三环仍然是华夏天元参与的项目中浮盈最多的。2012年4月11日,中科三环的定增价格被确定为24元/股,华夏天元成功获配400万股。是除嘉实基金外获配最多的机构。完成定增后,中科三环股价一路狂飙,成为二季度最大牛股之一。截至8月30日,在连续下跌之后,中科三环股价仍收于31.75元/股,华夏天元浮盈3100万元,单只股票账面收益超过30%。

沧州明珠更是市场公认的华夏系独门股。其2012年年报显示,华夏基金曾在2011年6月9日、2011年10月27日、2012年1月5日三次调研这家公司。而截至2011年底,华夏优增、华夏蓝筹、华夏成长、华夏红利四只华夏系基金,已经进入这只股票,持股数量接近1300万股。

可能是为了避嫌,除了久联发展之外,凡是华夏天元参与的定增项目,华夏基金无一报价。

相似的案例还有烽火通信,曾被华夏系多只基金持有。如华夏优质增长、华夏行业、华夏蓝筹、华夏盛世,都曾经在2011年下半年买入过这只股票。尽管季报显示,华夏优质增长已经在2012年二季度开始出货,但华夏行业和华夏蓝筹仍然坚守其中。

但尽管有全市场最强的华夏研究团队保驾护航,烽火通信和沧州明珠的定增仍然没有摆脱市场下跌的宿命。截至8月底,烽火通信和沧州明珠都已经跌破增发价。

与这些项目相比,宗申动力和保定天鹅则看不出与华夏系太多联系。保定天鹅在市场中一直被认为是宝盈系基金重仓股,而宗申动力的股东中上一次出现华夏基金还要追溯到2009年以前。这两个项目吸引华夏天元的关键,可能是在当时都表现出较高的折价。保定天鹅曾经将定增价格从6元以上下调到5元/股,宗申动力定增价也在9折以上。

这6个项目在今年A股的定增中,都属于优质项目。在8月中旬开始的A股全面下跌之前,华夏天元这6个项目一度曾全部盈利,最高时浮盈超过6000万元。

8月后逐日下跌的市场,仍然给华夏天元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根据其最初的计划,为了吸引投资者,华夏天元承诺,门槛收益率为10%,如果自己的产品收益率没有达到10%,就不收取浮动业绩报酬,只收取0.5%的固定费用;只有当收益率在10%以上时,才收取超过10%部分的20%作为给管理人的报酬。

目前华元丰收系列收益已经跌破10%,而华基丰泽系列还没有大举建仓,净值更是在1.1元以下。以此计算,华夏天元即便管理资产规模达到20亿元,也只能提取1000万的固定管理费对于大部分阳光私募而言,这根本不足以覆盖支付给信托、银行的渠道销售费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企业咨询联系QQ270619162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