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理财 > 正文

北京艺术品春拍成交量下降 荣宝斋调低估价

核心提示: 北京艺术品春拍成交量下降 荣宝斋调低估价

北京艺术品春拍成交量下降明显,警报拉响,即将展开的上海艺术品春拍马上作出反应,6月16日、17日在雅居乐万豪酒店举槌的荣宝斋上海春拍火线下调了部分品种的估价。

集中于五六月间举行的北京艺术品春拍传出警报,大多数公司成交额与去年两季相比大幅下跌四至六成,不少重要拍品临场调低估价。比如今年春拍的“标王”、李可染的《万山红遍》,事先估价2.8亿,临拍前改为2.4亿元,最后仅以2.55亿成交,也就是说,如果不是紧急调价,“标王”极有可能流拍。而同场上拍的李可染另一巨作 《井冈山》,即使将原本1.8亿的估价下调为1.3亿,仍惨遭流拍。去年大出风头的齐白石今年千万元以上成交的拍品寥落晨星,于是拍界纷传“齐白石也卖不动了”。

业内分析原因时认为,宏观面银根持续收紧,导致企业余钱不多;市面上上过拍的“熟货”太多,现在连两三年没有上过拍的艺术品都可以被称为“生货”了,荒谬之处好比说两三年没恋过爱的人都可以叫“初恋”了;本来今年各大公司准备大打艺术品“海外回流”牌的,但5月份突然传出海关约谈部分资金大佬,内容涉及他们在海外拍卖回流文物有逃税嫌疑,如果“海归”艺术品都要依法缴纳23%税收的话,等于大幅提价,于是这张“海归”顿时就被按下不表了;去年底,各地文交所的艺术品证券化交易被喊停,导致艺术品操作者资金链断裂;一些艺术基金、信托产品近来也陆续遭遇信任危机,而此前发行的中国首批艺术品基金今年集体进入兑现期。上述多重因素叠加,导致今年春拍成交量大幅下跌。

面对警报,各公司反响不一,但灵敏者大多会果断减少拍卖数量,同时下调拍品估价。荣宝斋上海拍卖公司去年秋天首次来沪,就以近10亿元的成交额一举打破上海拍卖纪录,而本该摩拳擦掌的第二次拍卖,却见形势不妙,赶紧将拍品数量一下子减少了四成,而在估价方面,也是大幅下调,有些优秀拍品更是给出了几乎看不懂的低价。

比如徐悲鸿人物作品 《刘海戏金蝉》,估价120万元,只有目前市场平均价的三分之一;中国伤痕美术大师何多苓的博物馆级代表作《乌鸦是美丽的》,估价320万元,而他的作品最高价早已超过2000万元;一块沈石友藏吴昌硕铭赵古泥刻端砚,估价为20万至40万元,而同类端砚的市场价,基本上都在200万元左右;最惊人的是罗中立油画《拥抱》,曾于2006年底在上海朵云轩秋拍上以99万元成交,此次居然无底价上拍,也就是说,如果届时只有一人举牌,就能以起拍价到手。

荣宝斋上海方面解释说,调低估价一是考虑到春拍的整体形势有压力,二是通过去年第一次在上海拍卖,感觉上海买家非常讲究性价比,为了鼓励更多行家而非炒家入市,所以定出了较低估价,同时也是希望聚集起现场的人气。(记者 詹皓)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企业咨询联系QQ270619162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