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理财 > 正文

油画医生为老油画把脉 司徒勇揭秘油画修复

核心提示: 油画医生为老油画把脉 司徒勇揭秘油画修复

油画医生为老油画把脉 司徒勇揭秘油画修复

常玉 《白底瓶花》

油画医生为老油画把脉 司徒勇揭秘油画修复

需要修复的油画局部照片:画布背面的污垢、霉斑和积尘

油画医生为老油画把脉 司徒勇揭秘油画修复

陈文作品修复前后

今年苏富比春拍之“二十世纪中国艺术”专场上,常玉的一幅《白底瓶花》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这幅画的题材是常玉最擅长的花卉,画家以双钩法勾勒出片片花瓣,再以白描的技法描绘出花的茎干,其流畅的线条引领着观众的每一根视觉神经。单一色调的背景,有一种清新雅致之感;花盆以炭笔简单描绘而成,为整个画面增添了自然的气息。常玉率性不拘的个性在这幅作品中表露无疑,在拍卖市场上这是一件难得的佳作,最终《白底瓶花》不负众望,以450万港元落槌。

除了落槌的数字以及常玉与日俱增的市场价值,让我们更加关注这幅画的一个原因是老油画的保存和修复问题。《白底瓶花》有明显的裂纹,据油画修复的专业人士透露,从画面的开裂程度看,这幅画的画布受到过撞击,那些裂纹是由于外力作用所形成的。在保存的过程中,藏家没有注意空气的湿度和温度变化。

像林风眠、徐悲鸿、陈抱一、陈澄波、刘海粟、关良、潘玉良、常玉、吴大羽、颜文樑这样的油画先驱在美术史的地位无可动摇,并被人们称为中国早期油画“十大家”。与之相应的巨大的市场价值,也在逐渐被人挖掘并广为认可。但是由于年代久远,这些老画家遗留下来的老油画多多少少会有些瑕疵。

对于老油画的保护和修复,许多藏家和保存机构都有切实的需求。那么,应该如何尽可能地保护(老)油画、如何进行日常的维护、油画修复的目的和原则又是什么……带着一系列的问题,本刊记者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修复中心王晨女士的帮助下,“越洋”采访了美籍油画修复与保护专家司徒勇先生。

Q&A

T=顶层杂志

S=司徒勇先生

T: 什么是油画的保护?

S: 任何一幅油画,从完成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一个自然老化的过程。这是由于油画本身的材料和构造所决定,并受各种环境因素的影响。油画的保护和修复(Painting Conservation),就是对这一过程进行人为的干预,令它停止或减缓,从而达到保存的目的。

T:为什么油画会老化,导致油画老化的原因又有哪些?

S:导致油画老化和损坏的因素很多。尘污、昆虫、微生物、空气中的酸和水份、紫外线、温度的变化、油画的自重和地球引力等等,都会对油画的不同层次和各层次组合的稳定性施加影响。这些影响缓慢而持续,无时不在,如不加以限制和消除,它们会逐步累积,互补互助,最终导致油画的毁灭——即到了无法修复的地步。另外,人为的疏忽,突发的灾难,以及不恰当的“修复”,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对油画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坏。制造一幅永久性的油画是不可能的。艺术家可以通过对材料的选择和运用正确的技法,尽可能减慢和推迟作品老化的进程,从而延长油画作品的寿命。一幅油画要能够以其完成时的面貌被几世纪之后的人们欣赏,需要好几代收藏者和修复者的共同努力和合作。

T: 从西方传教士来华教授西洋画,到中国本土的油画先驱赴欧、日学习西洋画,再到新中国成立,国内的油画事业蓬勃发展。应该说油画在中国真正意义上的传播与发展不过两百年,我们对这一外来绘画的了解有一个摸索的过程,创作是这样,那么对于油画修复,国人的认知度有多少?国内的有关机构是否越来越重视这方面的建设?

S: 与欧美国家相比,油画在中国的历史较短,所以还没有形成修复油画的传统。老一代油画家的作品(我指那些创作于辛亥革命至上世纪30年代间的作品),由于年代久远和长期缺乏适当的维护,状况都很差,有些已经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这些作品100%都需要进行不同程度的修复和抢救。而建国以来直至文革后期的油画,由于所用材料质量不佳,大部分都已有损坏的现象,如不及时采取保护和修复的措施,其寿命恐怕会更短。此外在展览和运输过程中遭到损坏的新旧油画也有相当的数量。

近年来,油画修复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开始受到各方面的重视。一些外国专家被请到国内讲课,并对一些油画进行了修复。但从外国请专家来修复个别作品不是长远之计,除了费用大以外,国内缺乏专门的设施和设备,这必定会影响到修复的质量。中国需要建立自己的修复工作室和培养自己的修复人员。专家授课只有在具备长期的人才培训计划和机制的情况下,才可能收到预期的效果。

如今名家作品的价值不断提高,艺术家的人数和作品也在不断增加,决定了对保护和修复的需求也会不断增加,这是一种长期的趋势。

T:我们都知道油画修复的专业性很强,油画修复所使用的材料是不是和油画家平时用的材料有所不同?对于修复的设备又有什么特殊的要求?

S:由于其特殊的使用目的和性能,油画修复所使用的材料,包括表面的涂料、粘合剂、清洗溶剂、补缺的填料和颜料、以及很多加固和衬托材料等等,都与油画的制作材料不同。修复材料要求具备化学上的稳定性、安全性、有效性和可逆转性,与原作材料匹配但又不与原作材料混同,并能够被常用的检测手段所识别。所使用的设备工具和操作方法,与油画的制作工具和方法也不同。近20年来,油画修复的技术和材料发展迅速,其总的趋势是越来越专门化和科学化,对修复人员各方面的专业要求也越来越高。不正确的和非专业的修复,往往对油画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失,并对日后的修复工作带来麻烦。因此,修复油画的工作,应该由经过训练的专业修复工作者来承担。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经常有这样一种情况:在处理有颜色剥落的油画时,请画家来用油画颜料填补。这样的处理方法,也许能临时应付视觉上的要求,却是不可取的。正确的方法首先要求消除造成颜色剥落的原因,固定松动的颜料层,使同样的情况不会在画面的其他部分再发生。同时应绝对避免用油画颜料来补色。油画颜料在干燥过程中会改变色相,干燥后不易去除,肯定会给今后的修复工作带来更多的困难。

T: 修复师在清洗油画以及其它修复过程中一般会遇到哪些问题?

S: 修复油画的目的,是要将一幅油画以其本来的面貌保存下来,使后人有直接观赏的机会。在清洗过程中,某些历史痕迹可以得到保留,前提是它们不再是造成进一步损坏的原因,同时原作的基本面貌艺术效果不会受其影响。画面表面的尘污必须去掉,因为它们会进一步污染和侵蚀油画的光油层和颜料层。去除或保留原有光油要依情形而定,如是否仍有相当的透明度,有无受潮和泛白的现象,有无龟裂和剥落,变色的程度,可溶性以及操作上的安全等等。保留原有光油的好处在于避免过度的清洗而造成颜料的损失。有时候尘污和光油在实际上难以分离,或者光油在尘污之上,或者两者交替覆盖。遇到这种情况,彻底的清洗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局部和有选择的清洗少有成功的例子,它往往造成画中色彩相互关系的改变,同时残留的光油将进一步地变质变色,破坏画面视觉上原有的整体感。修复者在清洗之前必须进行细心的测试和分析。补色的范围要严加控制,避免覆盖未损失的部分。在多数情况下,无需对龟裂进行填补。对于支撑物,应先考虑整修或加固,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再做更换。整个修复工作以必要为原则,尽量维持作品原来的构造形式。对于那些过于陈旧的油画,再现作品的原貌和保留历史的痕迹往往无法兼顾。修复师应以尊重艺术家的原意和维持结构的稳定性为原则,在处理具体油画作品时,与收藏者和艺术史学者作好沟通,并对所做的一切做好规范的记录。

T:一些油画如果达到了无法修复的地步就很难挽回了,但只要保存者或藏家能稍微留心,或者多学习一些油画保存的方法,就能在最大的程度上保护好艺术家的心血。关于油画的保存和日常维护,您有什么建议吗?

S: 首先是将预防性维护作为油画长期保存的最有效手段。这些手段包括恰当的储藏和展览环境,恰当的搬运、包装和运输方式等。

绝大部分的油画,其储藏的时间远多于展览时间,因此储藏环境和条件对油画的寿命起着更为重要的作用。储藏地点和位置的基本要求是安全和方便进出,而且要远离火源、热量、水管和暖气管;避免没有人工控制环境的地下室和阁楼;避免把画挂在温差和湿度差较大的外墙。如果是临时置放,布面油画可靠墙放在垫砖之上,尺寸相近的可叠在一起,中间用大于画作的硬卡纸间隔。为防止撞击,画面要朝墙,有雕花的外框则要背靠墙。

T:对于储藏的光线、温度和湿度是不是也有特别的要求?

S: 光线,特别是紫外线能导致某些颜色的改变和很多种材料的退化。油画的媒介(亚麻油)随时间推移有逐渐变黄的倾向,变黄速度在完全不受光的情况下会加快,因此油画的储藏空间需要一定的光线。可选择微弱的弥散自然光,低瓦数的白炽灯,低紫外线日光灯或有紫外线过滤套的普通日光灯。

在理想情况下,油画不能接触紫外线的照射。如果无法完全阻挡,紫外线的受光量不能超过每流明0.000075瓦(75microwatts/lumen)。 白炽灯产生极少的紫外线,但却产生一定的热量。在距离过近或投射不均匀的情况下,也会使油画因过度受热或受热不均匀而变形。画框灯和聚光灯都不应该使用。

关于温度和湿度的问题,在正常情况下,一定的温度或湿度并不是造成油画损坏的主要原因,而是这两者的不断变化。储藏空间需要将这种变化降到最低,并与展览空间的温度和湿度保持一致。高温导致油画发软,易沾灰。低温导致油画变脆,在搬运时易受损伤。正确的温度应该是在18-22摄氏度之间。 正确的相对湿度是45-55%,维持相对湿度的稳定对木板油画来说尤其重要。

结语:

由于篇幅的限制,司徒勇先生以上所谈及的问题只是他多年来研究和修复实践中的一小部分,他的《油画的日常维护》一书正在编写,而更多关于油画修复的具体内容可以参阅他的《油画修复浅谈》一文,载于广东美术馆《美术杂志》总第二期。在这里,我们还是要强调油画的修复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对修复师的要求也很高,他们不仅需要扎实的油画基本功、美术史知识,还需要对颜料、媒介和材料的性质等各方面知识了如指掌。中国的油画修复行业整体还不够成熟,修复水平良莠不齐,许多“江湖郎中”为了经济利益,只为作品表面粉饰太平,最后潜在的隐患比未修之前更严重。所以,我们在专业化、规范化的道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外,有兴趣的读者或者有修复需要的藏家可以和司徒勇油画修复工作室,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修复中心,上海油画雕塑院油画修复研究工作室,北京维基国际艺术品修复中心,中央美术学院油画修复与保护研究中心,广东美术馆典藏部等有专业资质的机构联系。

(供图: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修复中心)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企业咨询联系QQ270619162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