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理财 > 正文

艺术品份额交易波澜又起 文交所新产品遭质疑

核心提示: 艺术品份额交易波澜又起 文交所新产品遭质疑 白庚延的《黄河咆啸》与《燕塞秋》目前价格分别为7.02元和6.99元,与3月16日被停牌前的17.16元和17.07元相比,已经下跌59.09%和59.05%

艺术品份额交易市场,总是不乏传奇故事。

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微博)(下称“天津文交所”)上市的艺术品份额上演了暴涨神话之后,因媒体爆出的全国产权交易所将面临整顿消息而转为暴跌;另一方面,郑州、湖南、成都各地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正在如火如荼发售。

政策仍不明朗

根据天津文交所网站公布信息,截至6月9日,1月26日上市的国内首批艺术品份额白庚延的《黄河咆啸》(上市总价600万元)与《燕塞秋》(上市总价500万元)目前价格分别为7.02元和6.99元,与3月16日被停牌前的17.16元和17.07元相比,已经下跌59.09%和59.05%;第二批上市的八件艺术品收盘价在3.89~4.24元之间,与其最高价6.69元相比,也下跌约40%。

其中,6月1日、2日十只艺术品份额产品连续两日跌停,由于达到每月跌幅20%限制,6月3日十只艺术品下跌1%,但6月7日起,第二批艺术品份额产品触底反弹,当日封至涨停;但之后,艺术品份额产品上涨乏力,仍陆续下跌。

“这个上涨很奇怪,可能是由于产品已经达到了每个月20%的跌幅限制,所以反弹。”微博名为“顽主王小二”的投资者在接受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财商》采访时表示,这次上涨并没有太多成交量推动,而且最先由“喷薄风雷”的上涨带动,其他产品才陆续上涨起来。“可能是有人买了一些,但没有太多人卖,触发盘面引起上涨。”

更有分析人士指出,天津文交所艺术品份额产品的暴涨和暴跌都与政策相关。6月1日的暴跌则是与财新网(微博)一则国务院拟整顿产权交易所的报道有关,该报道称,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向国资委、证监会、商务部等部委下发关于进一步整顿产权交易所的征求意见稿,主旨针对取消交易所内份额交易、交易所内股权交易超200名股东上限等违法违规行为。

而6月7日的“意外”反弹则与文交所将“大修”规则有关。据媒体报道,日前天津文交所副董事长、总经理柳红卫表示,修订将集中在交易标的的份额大小,适当提高门槛,届时将有一个整体方案公布。

“整个市场的流动性有限,投资者的信心对价格影响巨大。”顽主王小二表示,投资者的信心则关键在于政策是否能够明朗化。“目前天津文交所并没有推出新的上市品种,暂停开户的政策仍未取消,如果这两点没有变化,那么说明政策仍不明朗。”

郑州、成都质疑颇多

目前,天津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产品处于“不死不活”的状态,郑州、成都文交所即将发售的第二批艺术品份额产品也遭质疑。

成都文交所6月8日在其官网上发布了《规则修订公告》,对发售和转让、受让的规则进行修订,新增条款对购买份额人数进行了限制。公告表示:“在艺术品资产权益份额发售阶段,购买权益份额的会员投资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交易规则“朝令夕改”,不少投资者认为是受到监管方的压力。

郑州文交所4月21日起开始发售艺术品份额产品,首批有三只,分别是《蓝田泥塑》、《王铎诗稿》、《全辽图》。但开局不利,4月29日,国家文物局称,郑州文化艺术品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王铎诗稿》、《全辽图》涉嫌违法从事文物经营活动。

“文物事件”余波未了,郑州文交所近日准备发售的3件艺术品,两日后却出现在北京保利春拍会上,投资者对郑州文交所的艺术品所属权等问题提出质疑。5月31日,郑州文交所第二批艺术品份额第六号公告发布。公告称:“第二批份额产品中国当代国画大师卢沉、周思聪夫妇‘卢沉思聪’系列作品组合,郑州文交所现已完成对该份额产品的初步审核,并作为第二批第五号份额产品准备发售。”“卢沉思聪”系列作品具体包括《塞上人物》《渭城朝雨》《醉归图》《把酒话桑麻》《鸣禽图》《二少女采集》《母子浣纱》《二少女背柴》《高原牧归》《烟浦微茫之一》《林间高士图》《古都晨曲》《读书图》《东坡先生行旅图》《醉仙图》15幅国画作品。但是在6月2日的北京保利春拍会上,卢沉的《古都晨曲》《醉归图》和《鸣禽图》三幅作品均以高价拍卖掉。

“我们的初步审核是指对作品的艺术性、价值及作者地位做一个初步判断,并不涉及到作品产权归属的问题。”郑州文交所首席执行官(CEO)张保盈对记者表示,对上市产品产权判定是在移交专业机构鉴定之前。

“在文交所上市交易的艺术品来源可以是多样的,祖传、购买或者拍卖都可以。”张保盈表示,郑州文交所只是提供一个平台,并不拒绝拍卖得来的艺术品。“但在对艺术品的估值方面,拍卖价格只是一个参考,并不能直接决定上市价格。”

投机色彩浓

投资者顽主王小二则认为,天津文交所无疑是艺术品份额交易领域的标杆,如果天津文交所没有任何起色,其他文交所能否顺利进行仍有疑问。

“其他地方艺术品份额交易最大问题在于都将投资人数限制在200以内,这无疑没有实现真正的证券化,投资的流动性有限。”顽主王小二表示,目前他正在静待天津文交所的动态。

“在4月初第二批艺术品达到月涨20%的限制后,我已经将其全部出售。”顽主王小二表示,在6月7日的反弹中,他曾犹豫是否参与短线交易,但最终放弃。“首先,这个上涨缺乏成交量的支撑,换手率都在1%左右,这种上涨很可能只是一种偶然现象;而且即使买入这种产品,月涨幅20%的限制仍在,获利空间有限;最重要一点还在于政策依然没有明朗。”

顽主王小二坦言,他只是把艺术品份额交易当成一个投机产品在操作,对于艺术品真正价值并不关注。“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金融创新,可以使整体艺术品价值提高,但作为一个投资人简单来看,市场上只是存在投机机会。”

部分艺术品藏家也建议,艺术品份额交易市场目前风险很大,投资者应该谨慎介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企业咨询联系QQ270619162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