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理财 > 正文

资本之手再造新当代艺术F4?

核心提示: 资本之手再造新当代艺术F4?

副标题#e#

资本之手再造新当代艺术F4?

《双亲》为刘炜创作于1990年的代表作,此前估价120万至280万,最终在北京保利春拍上以977.5万元成交。

资本之手再造新当代艺术F4?

今年4月份的苏富比春拍,张晓刚的作品《生生息息之爱》以7906万港元成交,成为世界上最贵的中国当代艺术品,捍卫了他当代艺术F4之首的地位。

刘小东、刘野、刘炜、曾梵志作品屡创新高,业内人士谈市场环境和作品价值关系

资本之手再造新当代艺术F4?

中国艺术品市场拍卖的火爆波及了众多板块。昨日,北京保利拍卖落下帷幕,因此次举办“尤伦斯男爵藏重要中国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中国当代艺术再度成为热门话题。其中,刘小东、刘野、刘炜、曾梵志四人的表现更是成为本季春拍讨论的热点。事实上,自去年开始业内就以“新当代艺术F4”(编者注:张晓刚、方力钧、岳敏君、王广义此前一直被称为中国当代艺术F4)称呼这四人。在江山代有才人出的艺术品市场,资本之手真的又会托出新的奇迹吗?

【现场】 一场并不低调的拍卖

自今年4月苏富比尤伦斯专场成为黑马,跻身千万元俱乐部后,刘炜作品的价格曲线图就在本轮拍卖中扶摇直上。6月2日晚,“尤伦斯男爵藏重要中国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以李山的《原始混沌》拉开帷幕,此后一直是波澜不惊,买家表现都极为理性。三四位买家竞价,十万十万地加价。即使到了上拍的第4件拍品,张晓刚创作于1987年的《无题》,由于是件小尺幅的作品,也并未引起场内较多的竞争。

但拍卖会的这种平静气氛被刘炜的《双亲》所打破。

当拍卖师喊出100万的底价后,戏剧性的一幕上演了。后排一名男子大呼一声200万,紧接着,“300万”,另一买家迅速回应。一般来说,拍卖场上买家都很低调,只是坐着优雅地举举号牌,表示自己加价多少。然而,两位男子竞价刘炜《双亲》的场面却截然不同。场内顿时骚动起来,大家纷纷将目光回转,想看清楚这一幕。此后,由400万直接跳到600万,这一竞价过程才趋于平稳。“620万、650万、680万……”就在拍卖师即将在800万落槌时,场内又有一位新的买家加入“游戏”,直接加价50万,将该幅作品以850万拍下,加上15%的佣金后,刘炜的《双亲》以977.5万元成交。

【回放】 三刘一曾成“财”背后

同样场景也曾发生在刘小东、刘野、曾梵志身上。其中,刘小东、曾梵志2006年便成为继当代艺术F4后的又一拨明星,而刘野则迅猛崛起于2010年。

2006年11月,北京保利秋拍上,俏江南老板张兰以2200万元竞得刘小东《三峡新移民》;2008年6月,曾梵志《面具系列1996No.6》以7536.75万港元成交,成为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拍卖的最高纪录;2010年4月香港苏富比春拍上,刘野《金光大道》以1914万港元拍出,同年6月,刘野的《小海军》在保利春拍上以1344万成交,较之2007年拍出的717万翻了近一倍。可以说,刘野成了当年拍卖市场上的最大赢家。

至此,四人用作品叫响了“三刘一曾”的价值,去年业内甚至对他们冠之以新当代艺术F4的称呼。不过,很多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资本由于其趋利特性,追逐新的市场热点很正常。艺术策展人黄笃称,以前欧美买家购买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觉得很便宜,现在这些作品都增值1000倍以上。这些藏家就会想着将其拿出来拍卖。加之金融危机对欧美艺术品市场影响很大,恢复起来慢,而华人藏家对于当代艺术的接受度则在与日俱增。策展人伍劲也表示,这些F4头衔都是从市场价格和交易角度发明的,与学术无关,与生意有关。

#p#副标题#e#

追问一:老F4拍场形成新格局?

艺术经纪人:市场对岳敏君有了忧虑

2006年3月31日,苏富比首次在纽约举办亚洲当代艺术专场——“亚洲当代艺术:中国·日本·韩国”拍卖会,张晓刚、岳敏君、王广义、方力钧创造了各自作品价格的新纪录。四人在当时的艺术市场被戏称为当代艺术F4。“这是因为受当年台湾《流星花园》F4的影响,”中央美院美术馆学术部副主任王春辰告诉记者。

不过,中国当代艺术在2003-2007年的极度繁荣之后遭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挑战。2008年香港苏富比秋拍首次拉开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大洗牌,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进入盘整期间。当代艺术F4的作品在拍场上的表现也在发生着变化。

张晓刚连续两季通过香港苏富比的拍卖创造自己的新纪录。2011年4月3日,在香港苏富比春拍“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破晓———当代中国艺术的追本溯源”专场,他的《生生息息之爱》更是以7906万港元(约合6660万人民币)成交,成为世界上最贵的中国当代艺术品。与此同时,王广义在同一场拍卖中,凭借85代表作油画《毛泽东:P2》获得了1914万港元个人新纪录。

然而,岳敏君和方力钧则被质疑有过气之嫌。在5月28日,香港佳士得拍卖举行的“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中,上拍的两幅岳敏君作品均遭流拍。曾被认为有可能在本季拍卖中为方力钧赢得声誉的油画作品《1996-10》,也让市场失望。6月2日晚,保利拍卖中,方力钧的这一作品竞争激烈,最终以1350万元落槌。不过,王定乾等艺术经纪人表示通过几场拍卖可以看出市场对岳敏君的作品有了下手的忧虑。

不过,对于这一新格局,艺术策展人黄笃则持保留态度。黄笃告诉记者,艺术家作品是不是太多了,不想接盘了,炒家是不是没有兴趣了?很难就一两年的拍卖情况做出定论。

追问二:新旧F4的学术认同有多大?

评论家:明星未必能进艺术史

新旧版的当代艺术F4因为其在市场上表现突出而得名,但对其学术认同上却一直存在争议。

黄笃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所谓的当代艺术F4的作品在前期恰恰是没有市场的,他们的创作受到了来自国际艺术界的认同,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圣保罗双年展。

然而,在王春辰看来,国内当代艺术批评界至今没有所谓的当代艺术F4,更别提什么新版当代艺术F4的称呼,“这是一个商业上的说法,是商业资本运作的系统,是一个噱头,在学术上是不被认同的。”

王春辰指出,严肃的当代艺术批评是不会涉及拍卖的,因为拍卖中存在着大量的炒作行为,目前我们所看到的这些价格都不能等同于这些艺术家的艺术价值,“现在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评判都不是定论,目前拍卖场上的明星十有八九会缺席此后的艺术史。”

记者 李健亚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企业咨询联系QQ270619162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All Rights Reserved